如此强大的抗疫合力从何而来

2020年7月14日 By pyjamaroom.com

【战“疫”说理】如此强大的抗疫合力从何而来?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团结奋战,仅用10天时间就建成了火神山医院,4万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以最快速度在江城集结,在全国范围国家统一调度确保疫情防控物资基本充足,“武汉加油”反复刷屏多个社交媒体。至此,一幅雄伟的战疫画面跃然纸上。人们不禁要问,如此强大的抗疫合力从何而来?

这也意味着,疑似病例也会大幅下降。2月11日,湖北省有新冠肺炎疑似病例11295人,较2月10日减少5392人,降幅32.31%,出现自发布“现有疑似病例”后最大降幅。单看10日至12日三天,湖北省疑似病例为16687人、11295人、9028人,连续出现下降。

国家卫健委12日上午回应,根据第五版诊疗方案,在湖北省的病例诊断分类中增加了“临床诊断”,以便患者能够早诊早治,进一步提高救治成功率。根据该方案,近期湖北省对既往的疑似病例开展了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了订正,对新就诊患者按照新的诊断分类进行诊断。

根据第五版诊疗方案,针对湖北省,要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发现符合病例定义的疑似病和临床诊断病例后,应当立即进行隔离治疗,疑似病例和临床诊断病例要单间隔离,对疑似病例和临床诊断病例要尽快采集标本进行病原学检测。

中央指导组专家、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介绍,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有较高特异性,但采样方法、试剂等都可能影响结果,阳性率低、且不稳定,不同的医院差距甚大。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病例诊断根据湖北省和湖北省以外其他省份区别对待。

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此前表示,从呼吸道标本来讲,肺泡灌洗液敏感性要高于痰的结果,痰的结果又高于咽部的。所以越是危重病人诊断率越高,是因为能采到肺泡灌洗液。

2月5日,一位来自武汉的发热肺炎患者,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呼吸四部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此例患者入院前三次咽拭子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甲流核酸检测阳性,因此于1月30日以“重症甲流”收入院。入院后插管上呼吸机,通过肺泡灌洗检测才发现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党的领导发挥统率作用。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从近代到现代,从政治经济到国防外交,从社会文化到生态建设,历史无可辩驳地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党的十九大强调指出,东南西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新中国70多年来,我国办成了从“两弹一星”到“嫦娥探月”,从“三峡工程”到“青藏铁路”,从北京“奥运会”到上海“世博会”等许多大事。这些都离不开我们党坚强有力的领导。正是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才有了强大的社会动员力、高效的行政决策力和务实的一线执行力。一旦出现一些应急危难的重大事项,就可以快速地把人民群众的力量发动起来、凝聚起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党中央统一指挥,实施全国一盘棋,采取果断措施,进而赢得抗击疫情的战略主动。各级党组织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按照党中央决策部署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防疫工作,团结带领广大人民群众,把落实工作抓实抓细。基层党员干部率先垂范、冲锋在前、顽强拼搏,自觉接受党性锻炼和实践考验,在本职岗位发挥先锋楷模作用。正是有了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我们才能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有力有效地动员、整合和协调各方面力量,牢牢构筑起一道抗击疫情的人民防线。在当今新时代,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同时也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挑战,任务艰巨、压力巨大,因而更加需要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以发挥好我们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作用,从而把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治理效能。

湖北省的疑似病例的标准为:无论有没有流行病学史,只要符合“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和“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这2条临床表现,便可考虑为疑似病例。而临床诊断病例,则为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

在实际操作中,更多采用更简单、更快的咽拭子采样,而早期很多患者干咳、无痰,给样本采集和检测带来难度。

湖北以外其他省份仍然分为“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两类。湖北省增加“临床诊断”分类。

临床诊断病例应如何诊疗?

也就是说,相比确诊病例,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是尚不具备病原学证据,但具备临床表现、肺炎影像学特征的患者。

统计口径变化导致病例陡增,除了堵上传播的漏洞、提高救治效率,也体现了疫情防控的思路转变。

把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实际上还因为病原学检测频频出现“假阴性”。

(作者系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曾光表示,核酸检测“迟迟不呈现阳性”的病人确实存在,又不能排除,因此很容易在社会上传播,把这些人纳入新增病例,就可以对他们采取隔离措施,入院治疗,这对社会和病患本人都有好处。

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丁新民分析,除了检测和采样保存等流程的问题,“新冠”肺炎本身的特点也增加检测难度。感染者较多干咳、痰液不多,病毒比较难以留存在上呼吸道。目前,采样位置多为鼻咽部(上呼吸道),并非所有患者都能进行阳性率较高的下呼吸道采样。

一方面,当地由于患者数量过多,部分人无法进行病原学检测;另一方面,病原学检测存在“假阴性”的情况,导致部分患者即使做了病原学检测,也没有得到准确的结果。

国家卫健委回应,湖北病例诊断分类中增加“临床诊断”,以便患者能够早诊早治,进一步提高救治成功率。专家认为,对临床诊断病例的治疗上,应注意隔离、防范交叉感染。

一位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也认为,不拘泥于病原学检测,有助于更多患者得到及时救治。

除了临床诊断纳入新增,最新发布的死亡病例中也出现了临床诊断病例指标。

新京报记者发现,其实,在临床诊断病例纳入新增病例后,疑似病例也在下降。

“在临床治疗上,病毒性肺炎本就没有特效药。不管是疑似、临床诊断还是确诊,治疗的方法都差不多。关键就在于有没有及早发现、及早干预,让患者有一个良好的心理状态。”上述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介绍。

新京报记者发现,这一数字差异源于统计口径的变化。新增新冠肺炎病例中新纳入了临床诊断病例数,并非确诊病例。12日新增病例中,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如果刨除这一数字,确诊病例为1508例,比2月11日稍有下降。

不难发现,确定临床诊断病例后,应尽早隔离,以最大限度、尽快地切断传播源。

恩格斯指出:“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而是愈挫愈勇,不断从磨难中奋起。这次疫情防控斗争是对我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也是一场大战。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不断凝聚出强大战疫合力,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我们一定能打赢这次疫情防控阻击战,同时也将从这场抗击疫情的大战大考中积累经验、汲取教训,从而为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凝聚起众志成城的强大力量。

他认为,把“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是正确的步骤,堵塞了一个传播的漏洞。

在湖北省,无论有没有流行病学史,只要符合“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和“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这2条临床表现,便可考虑为疑似病例。这些疑似病例中,如果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会被纳入临床诊断病例。

类似案例频出,暴露出病原学检测可能存在漏洞。

如何看统计口径的变化?

“假阴性”,即患者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但是核酸检测报告阴性,给疫情防控带来不小挑战,也导致了病例确诊信任危机。

不过,也有专家对此表示担忧。

为何湖北要单独分类?

2月12日,湖北全省累计病亡1310例,其中,临床诊断病例病亡135例,包括武汉市临床诊断病例病亡134例,恩施州临床诊断病例病亡1例。

为何病原学检测出现“假阴性”?

中国文化铸就手足情深。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具有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国家。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我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心、共同奋斗,逐步建立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了守望相助、团结进步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在这一大家庭的文化传统中,蕴含着心手相连、同舟共济方面的要求,如“众志成城”、“众人拾柴火焰高”、“人心齐,泰山移”等,这些文化基因越是在危难时刻,越是在紧要关头,就越是焕发出强大凝聚力,从而有力地支撑着我们去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和风险挑战。中国力量扎根于中华民族的精神血脉之中。面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广大医务工作者挺身而出、忘我投入,体现了救死扶伤、医者仁心的崇高精神;人民解放军官兵闻令而动、勇挑重担,体现了人民子弟兵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政治品格;人民群众自觉配合疫情防控工作,体现了团结一致、守望相助的至善美德;社会各界和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纷纷捐款捐物,体现了同舟共济、“中华一家亲”的人文情怀。可见,中国人民在这次抗击疫情斗争中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合力,也与我们中华民族长期以来形成的“风雨同舟”“和衷共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等民族文化心理是分不开的。

什么是临床诊断病例?

一位在武汉前线支援的专家分析,此举是基于现实情况下,为了提高救治率、降低病死率的考虑。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临床诊断病例”就是实验室还没确诊,还没有查到核酸检测阳性,只是临床症状“看着像”。

此前,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呼吁,强烈推荐CT影像作为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据,因为CT阳性、核酸阴性的结果,可能影响临床排查。

他们认为,在对临床诊断病例的救治中,一定要重视隔离问题,毕竟患者虽未有病原学的确诊,但单从临床表现、胸部影像学来看可能是新冠肺炎,同时,又难以鉴别和其他肺炎的区别。所以必须落实单间隔离,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

湖北省卫健委12日表示,为与全国其他省份对外发布的病例诊断分类一致,从12日起,湖北省将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

中国道路奠定物质基础。这次疫情防控是对我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也是一次大战。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打疫情防控阻击战,实际上也是打后勤保障战。”抗击疫情,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需要有雄厚的物质基础,也需要有过硬的科技支撑。能否应对这样一场大灾大难,应对效果又如何,是对新中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成果的一次重大检验和考验。事实上,在疫情暴发后不久,国家层面就快速反应,建立交通运输绿色通道,短时期内统筹调动多方资源,对重要物资实行国家统一调度,有力保障重点地区医用物资和生活物资的供应。可以说,我们这次抗击疫情、应对危机从容有力,是与新中国成立7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积累的雄厚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作为基础是分不开的。正是我们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拥有和储备比较强大的物质经济力量和科技力量,也才能有最终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底气。事实和实践反复证明,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发展和强大中国。所以,在新时代我们要成功应对各种风险挑战,进一步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和拓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制度形成独特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制度保障。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独特优势。我国之所以能够办成许多国家办不了的大事,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是建立在公有制经济基础之上的,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真正体现人民意志和利益诉求的制度,也是超越利益集团影响,能够考虑全国一盘棋的制度。这一制度确保了在实施一些重点项目、完成一些重大任务以及解决一些急重险难问题的时候,国家层面能够高效率地整合社会资源,组织和动员社会力量。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在优势。在这次疫情防控斗争中,国家实施联防联控总体战,各省区市毫无保留对口支援湖北,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都在比较短的时间就得以快速建成,这种抗击病魔的速度、效率和力量令世人震惊和叹服,也再一次展现了中国制度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办难事、办急事的独特优势。可以说,国家集中力量抗击疫情,是发挥我国制度优势的一次集中检视,也是对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一次重大考验。总体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在这场大考大战中充分体现,当然也暴露出一些短板和不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就在于能做到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保证重点。习近平强调,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是我们成就事业的重要法宝。总之,中国抗疫的合力来自于中国制度内在的独特优势,也是这一显著优势的本质体现和根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