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5亿元《八佰》登顶2020年度票房全球冠军!华谊兄弟王中磊这样回应…

2020年12月24日 0 Comments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每经编辑 董兴生 何小桃    

29.35亿元,登顶2020年度票房全球冠军,这是上映仅33天的《八佰》取得的成绩。

对于贫困劳动力,“就业扶贫星火站”采取“以工代赈”的形式扶助。对于用工企业,长春市规定,凡是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1人以上、签订6个月及以上劳动合同(就业协议)、累计工作时间不少于6个月、工资待遇不低于当地工资标准的家庭作坊、合作社、电商等生产经营实体,均可享受1000元/人的一次性补贴,并在建设运营补助、技能培训补贴、企业税收减免等方面享受扶持政策。

9月22日晚间,华谊兄弟公告称,实控人王中军、王中磊(即“王忠军、王忠磊”)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拟减持不超过本公司总股本的3%,以此获得资金,主要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减持实施后,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每经记者按照9月22日收盘价5.31元/股测算,上述拟减持股份的市值约为4.44亿元。这一减持计划,再次引发一定争议。

应对挑战和危机↓↓↓

华谊兄弟需要一次证明,而《八佰》恰是调整后重新迈出的第一步。从2018年行业“阴阳合同”事件开始,“中国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经历了从上市之后从未有过的危机和挑战,业绩不断亏损、资金紧张,让华谊兄弟身陷质疑和争议。

如今,《八佰》的票房数据证明了影片的成功。但没多少人知道,首映的那一晚,王中磊失眠了。

《八佰》可为华谊兄弟带来6亿营收

汪文斌强调,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大力推动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认真履行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化学品等领域国际环境条约义务,取得显著成效。

9月20日晚间,影片官方微博宣布,该片累计全国票房达28.83亿元,登顶2020年度票房全球冠军。面对如此提振信心的票房成绩,王中磊直言:“虽然外界看到我们每天1亿、2亿地在发图,但其实从‘开战’那天起,每天都在开会、在纠错,感觉就是在冒险,忽上忽下的。”

作为行业复工后第一部定档上映的大投资影片,《八佰》能否一战成名,不仅关系到华谊的背水一战,更是担负着“救市”的希冀和重任。(每经8月20日报道:八佰救市 华谊救己)。

目前,长春市已经挂牌60家“就业扶贫星火站”,吸纳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129人。

“其实是没有预期的,因为它的预期量经过了很多次的改变。但现在来看,我认为我是非常满意。”王中磊说出这段话时,《八佰》还差一天就上映满一个月了。

他介绍,截至2019年底,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降低48.1%,已超额完成2030年森林碳汇目标。中国通过切实行动为全球气候环境治理持续作出积极贡献。

“昨晚我梦见和去世的父亲聊天,我跟我爸说我太累了想休息,我爸说那就休息。”采访中,谈起《八佰》和华谊兄弟一路走来的心态,王中磊坦言,或许潜意识里会有这些想法,“但电影的魅力就是让你享受快乐的同时能很快进入下一部工作中”。

作为行业复工后第一部定档上映的大投资影片,《八佰》的成功不仅提振了市场信心,也一定程度上让这两年身处质疑和争议中的华谊兄弟再次证明了自己作为“影坛老大哥”的实力。

按29.35亿元票房计算

以前,长春市规定,企业吸纳5位贫困劳动力可成立就业扶贫车间,享受相应补贴和扶持政策。随着脱贫攻坚工作不断推进,剩余的贫困劳动力零散分布在街道、乡镇、村屯,难以集中。同时,东北地区县域小微企业吸纳贫困人口就业能力相对较弱。考虑这些因素,长春市开始探索设立吸纳1位贫困劳动力即可授牌的“就业扶贫星火站”,鼓励更多企业带动贫困户就业。

看王中磊如何直面质疑

这样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在宣布《八佰》定档时,王中磊曾算过一组数据:按照当时30%的上座率和70%的影院恢复情况计算,当时的观众只有原来的21%。“从这个数字角度来说,失败的概率非常大。”

中小学校也已通过多种方式指导学生做好新学期准备。北京二中校长薛丽霞介绍,开学前已经通过云家访、线上班会等形式,和家长、学生进行了沟通,帮助他们调整到开学状态。北京小学校长李明新说,我们倡导班主任一定要给家长和学生提一些有针对性的建议,同时通过和学生线上沟通,唤起他们对校园的美好回忆。

此前SaaS加速器二期成员名单

这样的成绩对于制片人王中磊而言是“非常满意”的。“《八佰》对于我来说比较深刻,假如它是我的最后一部影片,我也不会觉得遗憾,它是给我遗憾比较少的一部电影。”王中磊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慨说。

“点映那天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数据非常好,想看指数也变得很大。但到了首映日,只有1.3亿票房,根据豆瓣、票房等指数来对比,给我的概念是可能最终票房就是15亿。那一晚一直跟团队打电话,他们也有一点丧气,觉得还是没冲过这个坎。但没想到从第二天到现在,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让我们看到了观众原来还是在继续支持我们的。”王中磊告诉每经记者。

12日下午3点多,52岁的葛传芳在工厂里忙着分割鸡肉。“以前种地,年景好的时候有几千块钱收入,现在每个月差不多能在工厂赚3000元。”葛传芳说,她和女儿两个人生活,今年土地流转赚了4000元,在工厂附近租了年租金2000元的房子,日子越过越好。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这样的冒险万一输了怎么办,面对不确定的未知,王中磊笑称每天用“鸡汤”鼓励自己。“电影能够上映就是胜利,能够让越多的观众看到就已经很好了。”

“华谊在上市之前,就已经成了一个品牌类、公众的公司,它好的坏的都会被放大,我们其实已经习惯了。华谊本身是比较喜欢创新和挑战的公司,但敢于挑战一定会受到很多质疑。重要的还是对于自己的坚持和纠错能力的不断培养。”近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专访了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他坦然回答了市场诸多质疑以及华谊兄弟2020年面对的危机和挑战。

截至9月23日收盘,华谊兄弟股价下跌4.14%,以5.09元/股报收,总市值为142亿元。

汪文斌说,习主席在22日联大一般性辩论讲话中宣布,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于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样一个具有雄心的目标体现了中国在环境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的负责任大国作用和大国担当,也是对美方对中方无理指责的有力回击。(完)

有赞、神策数据、销售易、微吼等企业从超过1500个报名项目中脱颖而出。入选的40家企业覆盖零售、医疗、金融、教育、工业、地产等13个领域,总估值超700亿元。

吉林阔源食品加工厂总经理谢如德告诉记者,企业挂牌“就业扶贫星火站”,先后吸纳了4名贫困劳动力,现在已经有2名实现了脱贫。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